kkmeng

随缘吧

非常想与大家分享V&A博物馆的Dior特展,这是这个春夏全伦敦最受欢迎的展览,非常大型,非常精致,非常奢华,令人如坠梦境,看完之后充满各种美妙幻想…

真是太美了,纯粹的享受!

生图无修



【EC】《star catcher》番外2—我们的两位叔叔

事实证明我并不擅长写甜饼……

番外2,带孩子甜饼……

下面正文:


    飞机划过雨后湛蓝的天幕,轰鸣着降落在肯尼迪机场。

    Charles站在到达口前,有些紧张地再次整理了领带和头发,又摸了摸口袋,确认了口袋里两包巧克力还没有融化,才些微松了口气,抬起头仔细地向到达的人群张望。

    Raven走近了些,捏了捏哥哥的肩:“没关系的,没必要那么紧张。”

    “哦,不,”Charles光亮的皮鞋在地...

哎 突然想起来还真是有点苦笑

当年如此喜欢他们就是因为那种相爱相杀并肩而立的张力,中间又带着许多命运作弄身不由己的倥偬,没想到官方竟然用这样的形式给了个HE… 

【EC】Star Catcher 番外 1-Erik的礼物

考试季又要来了,我又开始发番外攒人品了。

《Star Catcher》共有3篇番外,此为第一篇。


下面正文: 

    凌晨两点十五分。

    Erik关上台灯,房间陷入黑暗。他蹑手蹑脚地爬上床,床铺空的那侧因身体的重量而下沉了一半。

    Charles正在酣睡,Erik拉过被子,微笑着靠住爱人温暖的身体。Charles在梦中咕哝了一声,向着热源挪了挪,伸手搂住Erik的腰。

月亮高挂在窗外,光芒从窗帘厚重的缝隙中透进来,清亮地抚过Charles陷入枕头的侧颜。Erik...

EC ABO脑洞(大纲文?)EC+叛逆女儿Jean的复婚故事

最近真的是太忙了没空写东西,要去二刷了随便写个狗血小脑洞,大家看个乐子(也满足我想看EC+女儿Jean一家三口的狗血之魂,真的是那种家长里短的狗血脑洞哈)



狗血的剧情大致是这样的:


设定上查是某著名大学系主任,在美国东边,万是州长,在加州,两人很多年前因为意见不合而离婚了,查尔斯独自抚养女儿Jean。眼看着Jean长大了到了青春期,叛逆的女儿和查爸爸的争吵开始变得越来越多。女儿埋怨查独断专行,喜欢管这管那替她做主—所有的琐碎要求,十一点的宵禁,不要穿太暴露的衣服…查却表示这是为了你好,于是两人开始冷战,最终矛盾爆发,Jean离家出走,屏蔽了老爸的电话…

一路穿越美国去找了...

我缓过来了

我还是好爱好爱ec

ec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这么爱的cp了

我爱他们QvQ

看完两个感想:

第一,西蒙金博格cnmdcnmdcnmd

第二,我家EC szd szd szd

(其实这个结局我很早之前就看剧透知道了,但是当时我没有信,心里想着这是什么同人文操作?

现在:TMD果然是光明正大的同人文操作…

最近很多重要考试,一直到6.16才能闲下来,6.16早上考完试下午就去看詹老师的soccer aid(终于能看到仓鼠詹现场踢球了QvQ

等6.16之后会回来的,我没跑,就是忙而已😂😂😂😂

打卡DOFP故事的发生地巴黎,在黑凤凰上映前终于机缘巧合地打卡了新三部所有故事的主要发生地😂

第一战的Xavier大宅,DPFP的巴黎和天启的埃及😂

以色列,地中海畔

薄暮天际线,宛如梦幻

前段时间三次元事情太多 于是卸了一阵乐乎

现在要放春假了 黑凤凰也开始营业了

过一阵想办法复健一下…那个十万长篇还没写完呢 

这第三本真是写了整整一年的节奏啊😂

(P.S. 新版lof界面太垃圾了,没更新的人千万不要更新,这页面简直吓了我一跳

The story can resume.

I will return. Find you, love you, marry you and live without shame.















                        

【EC】无题

多年以后,当Erik孤身一人走过华盛顿纪念碑,隔着湖面与那尊高踞的林肯像默默对视时,他总会想起1962年的秋天。

1962年的秋与其他的秋看似并无不同。美国东部的秋总是乏善可陈,来得急、停得短,眨眼的功夫,林肯像前的大理石阶就结了一层暮霜。

那个棕发男人斜靠在冰凉的大理石阶上,不断在谈话的间隙侧着脸向他望,面前是摊开的棋盘,兵马车象纵横其间。

彼时距《解卝放奴隶宣言》的发表已过了整整一百年,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大学生方才入学,而在地球的另一端,遥远的非洲,那些曾经的殖民地正一个接一个地宣告独立,有位叫做曼德拉的革命家刚刚开始漫长的牢狱生涯。

那个棕发男人还年轻,他也是。那些野心和理想都...

【EC】The Shells Do Not Cry 30/有能力/哨兵向导/赛博朋克半AU

Chapter 30

银白的,轻捷地,像一条鱼,我的小舟驶向远方。

                                  ——弗里德里希·威廉·尼采

***

“嘿,Darwin,传球给我!”Alex扯起背心,抹了一把额角的汗,“快!”

“别传给Alex,他逊毙了。”红发男孩吹了个口哨,“传给我,伙计!”

黑人青年把玩着手里的篮球,面对眼前跃跃欲试的两人,放声大笑:...

【EC】The Shells Do Not Cry 29/有能力/哨兵向导/赛博朋克半AU

Chapter 29

***

“战争不仅像人类一样古老,而且在人类的进化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它是自然选择的手段——智人经过哪里,尼安德特人就在哪里消失。”

Erik合上泛黄发脆的文件,低声读出论文的最后一段。他的德国口音不自觉地变浓了,坚硬的吐字中渗出一丝冷意,“进化的本质,就是强者消灭弱者,先进者消灭落后者。当然,落后者不会自甘于被消灭的命运。为维持自己的地位,他们一定会进行绝望的反扑。所以,这必须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不过落后者中也会有极少数清醒明智之人。他们能看清自身的命运和未来的趋势,从而勇敢地投身于进化的时代,主动由落后者转变为强者。”

Charles从他手中接过文件,对...

虽然没有领到手环

但我还是要围观

shells第二章及第十五章补档看这里

The shells don’t cry又有两章被pb了,来晚的朋友们补档请看这里:

chapter 2 : AO3  图链

chapter 15:   AO3  图链

【EC】The Shells Do Not Cry 28有能力/哨兵向导/赛博朋客半AU

Chapter 28

***

Charles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

微弱的光线弥漫于空阔的穹顶,被重建过后的天花板高得令人心惊,纹样枝蔓的泥金壁画爬满了穹顶四周。穹顶侧面的一圈墙壁上,密密麻麻地嵌着一个个一人高的玻璃格,呈花瓣状,透明液体在玻璃格里冒着细小的气泡。就着玻璃格顶端发出的蓝色荧光,能隐约看到呈打坐姿势的黑影浸在液体中。玻璃格里的人都是自愿“半封印”,即进入半冷冻状态的闭关苦修者,他们要在玻璃格中一动不动地静修至少十年。

每个玻璃格背后都连着一根长长的电线,数百根虬结的电线一直接到穹顶中央那部巨大的铬质镀金机器上。机器被特意做成了一个精美的形状,液体交换器一片片地向外伸展,看起...

翻相册,还是忍不住把这张图发出来与大家共享…

是在德国历史博物馆碰到的一幅画,简直魂穿Becoming Jane好吗!

【EC】The Shells Do Not Cry 27有能力/哨兵向导/赛博朋客半AU

Chapter27

***

废墟区的阴暗和混乱一如往常。

今夜的空气尤其差劲,压低的浓雾几乎吞没了穿梭的人影,大部分人脸上戴着过滤器。雾霾让这块法外之地显得更拥挤,却也更疏离,街边酒吧的电子音乐和妓女招徕顾客的柔媚调情都腐蚀着分解在浓雾里。

Charles在蜇人的空气里用力咳嗽了几下,还是没能把气管里的闷痛咳出去。他无奈地吸了吸鼻子,烟灰和酱油炒面的味道趁机溜了进来。

Erik拧起眉头,打量着黑洞洞的橱窗。他记得那里曾日日夜夜亮着高瓦度的白炽灯,玉制的展示台上架着一只仿生手骨,精钢锻的大拇指和中指拢成一个优雅的弧度,其他三根指头直伸着,和墙上的那幅佛像手势相同。

街对面的全息酒吧将...

晚上七点从柏林回到伦敦后即刻奔向泰晤士河岸,在寒风里从8点等到零点,终于看到伦敦眼跨年烟花~

一年前刚看完shame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狗血骨科双br,收尾就是他们一起看伦敦跨年烟花,一年以后自己来看了😂

点开视频一起见证超high(超挤)的跨年氛围吧!

Happy new year啦!

一段历史,柏林墙

发一张很有意义的repo,给冷冷 @冷锋过境 的手机壳。

从北京到伦敦,这只手机壳跨越了八千多公里,大半个地球的距离,终于被人肉带到我身边,又被我带着穿越了半个欧洲,来到旅行的终点,德国柏林。

这张图的背景是著名的欧洲被害犹太人纪念碑,这片棺椁丛林就静默地矗立在纳粹宣传部的原址上,哀悼着无数丧命于二战中的犹太人。两千七百一十一个水泥筑就的方形棺椁,代表着接近六百万含冤的亡魂。这些无名无姓的人从德国,从匈牙利,从波兰…从三十多个德占区来,被枪炮威逼着踏上一辆辆火车和卡车,走向奥斯维辛的毒气室,坠入波涛滚滚的多瑙河,在刺刀下、在弹雨中、在饥饿和苦役里,失去了无辜的生命。

从第三张图开始的照片摄于柏林犹太博物馆。整个博物馆呈Zigzag的锯齿形,象征犹太人所受的痛苦、所经历的曲折。所有的地面都倾斜着展开,让人在重力的拉扯下感到晕眩。一进门就面对着三条路:死难、逃亡或艰难共存。我从一踏上倾斜的地面开始就不由自主地掉眼泪。沿着三条路一路看下去,每个物件、每张照片都讲述着一个故事——一个鲜活的生命是如何怀着走出黑暗的希望,却在绝望中凋零;一个家庭是如何在纳粹的高压下背井离乡、颠沛流离……

一直走到每条路的尽头——在逃亡之路的尽头,是“逃亡者之园”。在同样倾斜的石子地上升起几十根混凝土柱,构成一个令人目眩的迷宫。我去的时候天已黑尽,我匆匆地在那个漆黑一片的迷宫中疾行,一边走,一边无可抑制地痛哭——那刻我仿佛就是流亡者中的一员,和他们一样,站不稳、看不清,在未知的命运中漂泊,面前是无数的分叉,到处都是压迫和阻碍,找不到光明和出口…… 

在死难之路的尽头,是“大屠杀塔”。走进塔内,铁门关上,迎接我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和虚空。只有游客的声音戚戚查查,零落地撞在墙壁上,提醒我这是一座中空的、如同深井的高塔。若是在白天,游客可以看见狭窄压抑的天井上透出几丝光——但那些犹太人真正面临的,仍旧是我在夜间所见的,无尽的黑暗。天井或许会有光,但那是渺不可及的希望,最后吞噬他们的,仍然是注定的死亡。被黑暗蚕食,分解,消化得静寂无声,什么都不剩。
这座世界闻名的建筑以钢筋水泥为媒介,如此直观地将人一把推进深井和迷宫,令人切身感受到当年犹太人的恐惧和绝望。
在博物馆“死难之路”的展品中,我们可以看到着一只光明节烛台,它在XFC中出现的场景大家想必都非常熟悉。下附的解说词说道,战争结束后,一位大屠杀幸存者回到柏林去寻找他的父母,但他没有找到任何亲人,只见到了一位曾经的邻居。她将这个烛台递给了幸存者,告诉他,他父母在被押送至集中营之前,将烛台留在了这里。
说回冷的画。冷的画最打动我的大概是表情。她画的表情,如果只用一个字形容,就是“真”。她画的表情很传神,很细腻,很打动人心,让人看完了觉得“对,没错,这就是那个Erik”,因为他的神情、他的眼睛都在无声地讲着他的故事,他的过去。而他的过去,也是我在柏林所见的,无数欧洲犹太人的过去。   
冷确实是用心在画画。
七张图的最后一张是从博物馆出来时在街边偶然遇见的涂鸦,也很符合这次的主旨—“MAKE ART, NOT WAR”。

喜欢上EC之后遇到的很多巧合总让人感觉冥冥之中自有缘份,包括和冷的相识也是。谢谢你冷冷。新的一年也要继续加油MAKE ART呀。我知道你会的。

【EC】The Shells Do Not Cry 26有能力/哨兵向导/赛博朋客半AU

半年了,三次元太忙,磕磕绊绊,第三篇终于还是更破了十万。但作者仍然没有写到真正想写的地方……


Chapter 26

***

“所以,那个男人是Raven的父亲,而他,是你父亲。”Charles在触控板上放大照片里的每一张脸,“我父亲曾模糊地告诉过我,这些人都是他当年的左膀右臂,但是……那个人为什么会是你父亲?”

“我不知道。”Erik凑近了仔细端详男人的五官,“但这个人确实是我父亲,我这辈子都不会认错。他脖子那里有一块不小的红色胎记。看,就在那儿。”

“但你们一家不是在德国吗?”Charles消化着惊疑,“你告诉过我,你父亲只是位普通的电气工程师而已。他怎么会成为我父...

1 2 3 4 5 ————
©kkmeng | Powered by LOFTER